设计新潮流,手艺人要做到

来源:http://www.huayuanmaoyi.com 作者:社会资讯 人气:141 发布时间:2019-11-23
摘要:手艺人、传承人一定要拓宽视野,要关注当下的生活。如果每天只是守着自己的手艺,在方寸之间靠冥想来进行传承,其手工艺是难以拓展和转化的。想要让自己的手艺和造物活在当下,创作

手艺人、传承人一定要拓宽视野,要关注当下的生活。如果每天只是守着自己的手艺,在方寸之间靠冥想来进行传承,其手工艺是难以拓展和转化的。想要让自己的手艺和造物活在当下,创作者就必须要了解时下人们的生活方式、文化审美、风俗习惯,要了解时代生活的形态,知道什么样的手工艺品能够匹配时人的审美需求。手艺的创作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它并不是一种简单的生产制作过程。我们的手艺人要学会合理地规划自己的时间,走出工作室,拓宽阅历,了解世界,这些会给自己带来截然不同的感受和思路。从这个意义上说,手艺人要做到活态传承,面临的最大困难也许就是手艺人的局限性,以及与时代和生活的脱离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我们创作的灵感、主题、核心都来源于生活,而作品反过来又回馈到生活,并在生活当中得到滋养、得以生长,这样的手艺才真正是活态的,能够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手艺不是简单拿来炫技的,在技艺背后一定是一种朴实的态度和生活方式。

图片 4

黑余·纸与竹

故宫淘宝设计师参考宫廷节令画,创作出此款寓意帝赐金福,后赠如意,子孙和合,年年百事宜年画。

▲南翔与铁板浮雕师郭海博。

消费社会样样快速,物质急速更迭,是文明进程中生产方式改进后,必然要面临的结果。当机器能够取代手工,制作、产出着一件件成熟稳定的物件时,为什么我们还需要传统工艺?传统手艺的珍贵性在何处?当下的我们又能做些什么?这些问题,也许能够从“手艺新生”中窥见一二。

造型可爱的西游铜香炉采取失蜡铸铜的古法手制,在淘宝众筹达成率超过4300%。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晓玲

2015年1月10日,在福州三坊七巷南后街展馆开幕的“手艺新生”项目成果展依托于一个为期3个月、基于福州本土6种老手艺所开展的设计项目,展出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设计师与福建本地老手艺人合作的设计作品。大漆、皮枕、福剪、竹编、陶器、花灯这些曾经的传统手作,在设计师的创作后结合了当代设计语言的特质,吸引了大量关注传统手艺、关注设计的人们前来观展。该展览由正荣公益基金会与福建本土杂志《HOMELAN家园》联合发起。

龙凤呈祥年画、帝后赐福剪纸、探花主题布鞋春节前夕,淘宝众筹联合故宫淘宝发起的非遗众筹项目上线,众筹的年货作品由故宫淘宝的年轻设计师提供设计方案,高密剪纸、朱仙镇木版年画等非遗传承人手工制作,吸引了过万网友点赞、参与,5个项目在4天内筹资金额达35万元。设计师与手艺人合作之下诞生的造型活泼、寓意吉祥的年货让买家直呼创意满分年味十足。用时尚的设计语言呈现传统手艺似乎成了当下设计界的潮流。近两年,新手工艺新手作的呼声不断高涨,无论是有着成功自创品牌的知名设计师,还是初出茅庐的90后设计师,均热衷于从老手艺中挖掘新创意。那么,当新设计遇上老手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又有哪些问题需要注意?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传统手工业支撑起了大部分社会生活层面,各种技艺的工匠维系着社会、家庭和个人的正常生产生活运转。曾经,工匠是一个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中须臾不可离的职业,木匠、铜匠、铁匠、石匠、篾匠……各类手工匠人们用他们精湛的技艺为传统生活图景定下底色。然而,随着现代工业时代的到来,这些大国小匠们慢慢隐身于市井村落,逐渐变得面目模糊。

老手艺,是如今广受关注的话题。《HOMELAND家园》曾操作过“寻找老手作”、“老手艺新设计”、“漆与匠”等在地手艺人专题,记录了福州在地的日常手艺与手艺人。这几年里,杂志编辑们所接触到的老手艺人总称自己为工匠,他们几十年如一日重复自己的手作工艺达到熟能生巧的境界,并慢慢成为行业类优秀职人,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物的特性、技术的纯熟和细节的处理。作为一本福建本土杂志,《HOMELADN家园》坚持着对传统生活方式的关注与记录,希望在“过去”之中,寻找到对当下的解答。这几年,关注福建本土的《HOMELAND家园》也拥有了大量非福建读者,是因为这样的解答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需求。

新设计让传统年货重受热捧

事实上,传承至今的中国手艺,尤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和非遗传承人,都是大国工匠中的杰出代表。他们大多“执事敬”,择一事,终一生,接力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把精益求精、精雕细琢、心无旁骛的工匠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成为“中国智造”“中国精造”“中国创造”的基石。可以说,工匠精神永不过时。

“手艺新生”公益项目选择曾经承载福州人传统生活、如今日渐式微的老手艺,征集并资助年轻设计师与艺术工作者配对合作,在了解了传统手艺的基础上进行再设计,为其开发符合现代生活审美需求和实用价值的产品,使这些手艺得以传承和发展。这一项目所挑选的6种老手艺:花灯、竹器、大漆、皮枕、福剪、陶艺,均是老福州人生活中最常见的手作。项目希望新老设计师、手艺人的碰撞,能带来新的灵感,让这些面临失传的老手艺能够通过新设计,重新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一张拍摄于1月24日的照片记录下春节前夕淘宝众筹非遗年货的创作过程,那是年逾九十的河南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传承人郭太运在开封博物馆的工作室内与90后的故宫淘宝设计师一起讨论故宫淘宝款年画的画面。记者了解到,此番故宫淘宝为朱仙镇木版年画设计的龙凤呈祥寓意帝赐金福,后赐如意,子孙和合,年年百事宜,出自90后设计师黄晶之手,这幅设计里既有卡通风格的皇帝、皇后,又有为国人熟悉的康熙御笔天下第一福;既有造型可爱的小猴子,又有中国传统吉祥纹样海水江崖。

近日,当代作家南翔的新书《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就用非虚构、纪实的文学体例,挖掘了一批中国手艺人和他们背后的故事,系统而忠实地呈现了15位中国手艺人的人生沧桑和手艺传习,为中国手艺人做传,展现大国工匠们的命运和信仰,唤起公众对匠人“匠心”“匠魂”的现实关注。

项目推出后,吸引了100多位来自全国乃至国外的年轻设计师与艺术工作者投来简历报名参与,其中不乏在各个领域业已成熟的设计师。最终入选的12位年轻设计师和艺术工作者,他们来自不同的教育、从业背景,却都在关注、思索着传统手艺的未来。对“老手艺”来说,这些关注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支持,也让人更加期待项目结束时,老手艺的“新生”。

如此萌哒哒又年味儿浓郁的年画不仅看着新鲜,更能让人重拾传统年味儿,一上线便受到网友热捧,半天时间,朱仙镇年画众筹率达成200%。而价格亲民的高密剪纸,上线仅半天,就吸引了5700人参与支持,项目达成率1300%,很快满额。

用小工匠的沧桑凸显大时代的变迁

此次手艺新生设计展,除了展出12位年轻人的有趣作品,同时还呈现了项目中6种老手艺的手作物、部分项目顾问的成熟产品。展览现场还邀请了陶艺、花灯、竹器,3种老手艺的3位老手艺人,向市民展示他们娴熟的技艺。通过这个展览,可以看到老手艺的过去、当下,也可窥见未来老手艺的种种可能。此外,展览期间,现场有先后三场分享沙龙,让12位年轻设计师与艺术工作者们和大家聊聊他们之前在做什么,这三个月与老师傅的交往后又创作出怎样的作品,未来还有什么样的可能等等。希望借此机会让更多人看到老手艺新设计的成果,也带给大家更多的思考。展览结束并不意味着项目就此完结,他们还将与设计师、艺术家一起为产品的投入生产、进入生活而努力。

事实上,无论是高密剪纸、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还是内联升手工布鞋,这些老手艺目前的市场都在萎缩。据了解,兴盛之时,老年画作坊遍布开封大街小巷,家家户户必贴年画,期盼来年好兆头,而如今,最让郭太运担心的一件事就是,贴年画的人家越来越少。高密剪纸传承人范祚信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年幼时逢年过节村中家家户户都剪窗花、贴窗花,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样的场景再难见到,他甚至从没有想过现在亲手做的剪纸还会再一次流向市场,被普通消费者所喜爱。

三年时间里,从南到北、由东到西,踏破铁鞋,通过深入细致的田野调查、人物访谈和素材搜集,深圳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南翔积累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用18万字的篇幅和数十幅精美图片,将目不识丁的壮族女红传人、世界非遗项目宣纸捞纸工以及涵盖我们日常生活各个层面的制茶、制药、夏布绣、蜀绣、蜀锦、棉花画、印泥、正骨等优秀手艺人和他们精湛的技艺,汇聚成一本图文并茂、内容坚实、可读性很强的趣书。

手工艺至今仍有着无法轻易被机器取代的精密,同时,它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与专注性,恰恰是与时代相悖,它们自身的存在方式提醒我们——无论是一个微小的物件,抑或是一个人的存在,都需要被用心看待与尊重。造物本身,其实是一种育人方式。当传统手艺不再匹配当下人们的生活方式时,如何让这种“育人”方式维持自身的存在传递给更多人,却需要被重新考量,“手艺新生”项目给出了一种可能的解答。

对比传统年货的乏人问津,设计时尚、手工传统,则是这次众筹年货格外受欢迎的重要原因。整个画风感觉很萌,传统的样式太正式、严肃。姜林是一位80后的淘宝店主,她参与了高密剪纸窗花的众筹。以前都是在超市里买窗花,千篇一律的印刷品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这次众筹的窗花不仅是传承百年的手工制品,而且设计更符合我的审美。姜林告诉记者,她非常期待更多类似的产品出现。

“我就是想用故事为这些工匠们立传,讲述每个手艺人家族的传承和新生力量的不断诞生。我不是想要写一本专业著作,而是想做一本能够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读物,聚焦我们生活中的能工巧匠,关注他们的人生故事、工艺技艺和行当信息,写出一个行业的前世今生来,记录这些其利虽微,却能长久造福于世的工匠们是怎样接力和传承技艺的。”

竹之美

传统手艺需要活态修复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们还很少能看到像南翔这样来写手艺人的书籍。以往推非遗传承人的文字,大都是作为旅游文化丛书的一部分出现的,他们世传的手艺作品,也多为旅游景观的配套或衍生品而存在。

曾在国际领先创新公司IDEO担任设计经理工业设计师郝建冬来自上海,作品获得Red Dot、IF多项国际设计大奖,这次他在“手艺新生”项目中学习竹艺,跟随竹制何敏文师傅学习竹艺,并与郑宝俤师傅共同合作完成了一组竹椅作品。

以更活泼的画风迎合年轻消费者的口味,也是此次众筹发起的初衷。为了让老手艺焕发新活力,故宫淘宝的设计团队可谓不遗余力地卖萌。快把本宫挂在墙上!这是朕为你剪下的窗花这些生动的宫廷段子和设计意趣都来自此次众筹的贴窗花项目。创新与继承并没有矛盾和冲突的地方。我们用年轻化的语言呈现非常传统的东西,但我们对历史本身是敬畏的。故宫淘宝设计团队负责人表示,在这次众筹项目里,希望兼顾史料传统与现代创意,既能体现出传统文化的内涵与精髓,同时又为年轻消费者所喜爱。

南翔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我喜欢写人,写手艺人的坎坷经历、个人修为,写他们行当的技艺特点,写手艺传承的难点和困惑,因为文学即人学,以人为主来写手艺会更“好看”更可读,人物的曲折故事更能凸显出历史的沧桑感来,能给年轻一代活生生的人生感召和文化教育。“所谓传统文化,不应局限于读书诵文的感受,更可在日常生活中习得。”评论家、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原主任胡平也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对工匠精神进行集中的刻画和颂扬,他们的人生故事对读者也是一种重要启迪。

“在手工竹家具的制作上,我发现很多工艺方式延续了几百年,是凝结了祖先的智慧并经过长时间考验的。手工艺的传承其实就是对这种手艺精髓的发扬,这些精髓加上现代设计的思考方式就是‘手艺新生’的一种完美呈现。我这次的作品就是对这些精髓的应用探讨,利用设计手段将他们发挥到极致。同时我的作品也展现了竹子的不同构成方式。竹的可塑性不高,连接方式也有局限性,在结构的可行性上我做了长期的实验,当设计在满足结构功能时,同时也形成了构成美。”郝建冬说。

用年轻、时尚的设计语言呈现传统手艺,这在当下受到设计师和手艺人的共同推崇。记者注意到,在淘宝众筹正在进行的有关设计的项目中,几近1/3的设计产品与传统手艺相关,或是从中汲取了某些元素,或是在传统手艺的基础上做出更符合当代审美的改良,而这些项目也非常受网友支持。比如以生肖为题材全新设计的潮州手拉壶,达成率超过1200%;采用古法手制、造型可爱的西游铜香炉达成率超过4300%

南翔告诉记者,在写作中,为了挖掘故事细节和情节,对技艺进行专业阐述,他寻找和阅读了大量书籍去佐证。其中写蜀锦的一篇,强调了锦与绣的区别,原来锦是机器织的,绣是手工绣的,这些美若云霞灿烂夺目的艺术珍品,如同盐入水中,可以从日常生活中习得。“手工之美,是可以影响人一生的。民间的这种技艺,这种执着所获取的实物,通过我们的文字和影像传承下去表现出来,本身就是无形的美育教育。”

大漆与时尚

传统手艺的线是断不了的。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看来,当下,设计师回望传统、重塑工匠精神是必然且必要的,因为手艺不仅是千年来文明社会的支撑,更是人类生活方式的重要载体。

在调查走访和搜集素材的过程中,南翔还带学生去参与田野调查,把书桌搬到田野上作坊中,让学生们通过耳濡目染去接触民间,感受原汁原味的生活。很多手艺人生活的地方很偏僻,还在少数民族聚居区,有些传人本身就是少数民族,普通话不太流利,离开翻译都没法交流,采访难度很大,“然在一线采访很累,还全是自费的,但这样的寻访方式对学生们的写作和成长都很重要。”

刚刚从伦敦艺术大学伦敦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面料织物设计专业研究生毕业的汤丽佳,是一名插画设计师、面料织物设计师。恰巧在犹豫着毕业后自己的从业方向时,她得知了“手艺新生”并最终加入其中学习大漆,她与邱亨铭师傅合作完成了一组大漆手包、手镯。

传统手艺,不应只是存在乡村,流传在民间,收藏在博物馆;而更应该掌握在年轻设计师的手中。苏州创博会组委会新闻发言人王斌多年来活跃在设计师和手艺人之间,在他看来,传统手艺的传承断点需要活态的修复。

就是在这样扎实的田野调查和采访中,南翔和学生们捕获了许多感人的故事和细节:捞纸工周东红捞出来的纸,每一刀误差不超过一两,每一张上下误差浮动仅一克。他的故事还上了央视的《大国工匠》,他从一个小纸厂的学徒工开始做起,偷艺学习,渐渐成为一个抬帘工,再到掌帘工。采访中,南翔告诉记者,他自己也写毛笔字,但他跟周东红访谈时才知道自己用的宣纸有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宣纸,也许有些书画人一辈子也未必用过真的好宣纸,“所以我现在有个强烈的念头,我一定要去趟宣纸故乡安徽泾县,弄点真宣纸来写字,要不人生就真的太遗憾了。”

“为了保留大漆的价值感,让它与当代所需的用品结合,于是我有了设计‘手包’这个概念。我总共设计3个款式,都是脱胎漆器,全过程手工制作,由师傅和我合力完成。其中2个是依照比较传统的方式制作,另外1个是依照我之前的‘皇帝肖像’插画作品来设计制作。在制作手包的同时,我也半实验、半玩味地利用大漆做了这些看起来像矿石的小东西。人们看到的漆器大多是大漆附着后最完美的结果,我希望能展现漆的另一面,或许有些缺陷,但是也是一种原始的状态。”

前不久,一场当传统文化遇见90后设计师的再设计游学之旅在苏州举行,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的10名年轻设计师在10天时间里参观并学习手工旗袍制作、苏州花线制作、剧装戏具制作,体验苏罗传统织造技术、宋锦制造技艺、缂丝织造技艺、苏绣技艺,迸发了诸多创作灵感,并用他们自己的设计作品阐述心目中的新手作。这次新与老的碰撞,就是为了将新潮设计与传统文化结合,帮助传统手艺注入年轻的新思维,探索传统手艺的商业新出路,继而促成传统手艺与设计的双重提升和革新。据王斌透露,在不久后将举办的第五届创博会现场,主办方将单独开辟一个板块,展销年轻设计与传统手艺的碰撞成果。

最有意思的一个故事是,漳州的八宝印泥传人杨锡伟要用八种乃至更多的中药材做传统印泥,这样做出来的印泥可以保持百年以上不变色,但他坚守秘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公开秘方,你激将也好,引诱也罢,他最多只说四种。现在女儿继承了他的事业,但他教授女儿手艺时还留了一手。杨锡伟说配方炮制很简单,难以把握的是过程,情绪稳定、平心静气才能熬制好,所以要再等几年,等女儿完全褪去了浮躁之气,内心真正宁静下来,再完整地将原材料及技艺传承给她。老杨的较真和守成,是为了把八宝印泥做得更地道,好好守住祖辈留下来的老东西。

剪刀变形记

单纯提取传统的表面符号并不够

既面临着手艺失传的危机,又小心谨慎地保守着配方的秘密,手艺人的这些纠结与矛盾,让这些听起来有些“历史遗韵”意味的文化遗产,在大多数濒临失传的同时,又与手艺人的个性、命运相伴相生,也和时代密不可分。南翔到处拜访中国手艺人,他坚定地“扎”进一门门手艺内部,“扎”进手艺人的生活与信仰中,寻找手艺所代表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留在我们现代生活中的蛛丝马迹;他执着地关注手艺的未来发展和手艺人的命运遭际,关注手艺的存废和手艺人的坚持,关注时代与人、与手艺、手艺与生活的变迁,他把这些手艺人称为渐行渐远的“汉声”,为手艺人写史立传中灌注了自己满满的精神和情感。

年轻的设计师陈福荣在厦门拥有自己的独立设计品牌WUU,致力于研发适合当下使用方式与体验的家具日用品,他的作品及项目受邀于100%design、米兰设计周等各大展览。他在2013 年发起“锤子与庄子”计划,与朋友驱车13458 公里探访一系列“边缘创作人”并构成上海艺术设计双年展邀请展的一个部分。此次他在“手艺新生”公益项目中,与“郑兴利剪刀铺”的手艺人合作完成了一组剪刀作品。

回顾过去一年,这样的再设计游学之旅并不鲜见,很多机构在积极倡导当代设计与传统手艺的融合,对传统手艺和文化元素进行再设计、再创意、再开发。与此同时,各类融合当代设计和传统手艺的展览频频亮相,相关的研讨、论坛也接连举办。在这样新与老的碰撞融合中,年轻的设计师渴望寻找灵感,而老手艺则在寻求新的商业出口。

从传统技艺传承到弘扬工匠精神

“我进行了一次脱离传统剪具‘原型’的尝试,把现代技术工艺与传统精湛手艺结合,希望从这组作品中既能感受到手艺的珍贵,也可以体会工业化的优势。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重新设定剪刀的结构并将其参数化,最终调整至适合模具铸打,并引入老手艺作为完成这组作品的后期工艺。以这样的方式实现了一组符合当下审美的工具的同时,也保证它们能够适应半工业化生产,老手艺仍作为其中重要环节存在。”

在不久前举行的文化部、财政部2016年文化产业创业创意人才扶持计划启动式上,来自陕西宝鸡的薛亚兵带着他的社火面具进行了路演,吸引了在场设计师和投资人的关注。薛亚兵表示,近些年,他专注于社火脸谱的创新,不断研究当代审美,寻求产业发展的可能。但老手艺与新设计的这种融合在商业化与产业化方面仍存在不少问题,比如在商业化、产业化、品牌化发展的过程中,如何既保护好原有的民族文化与故事性,又能不断提炼出新的内容进行创新挖掘?围绕这个话题,多位专业人士普遍认为,设计师应当在国际化、时尚化、生活化、品牌化的表达上下功夫。

在《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北京首发式上,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说,《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体现了我们对于现代性道路的理解,手艺不仅仅体现了传统的生活态度、人生态度、工作伦理,更体现在中国古代所讲的“道器之辨”。从器的层面来讲,书中所写似乎都是细小之事,但从道的层面来讲,所谓“大国”就是因为有无数这样细小的东西积累而成。手艺的问题不仅仅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还是器和道的问题,也是中国梦的主题或者说是现代中国价值观的问题。

纸与竹

单纯提取传统的表面符号只是初级的方式,传统的精华中,如结构、工艺或是一种生活美学上的意境均是我们现代人可以学习与探索的地方。2014年,设计师杨明洁发起了新手工艺的项目,希望通过对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再设计,让由传统手艺演绎而来的创新产品具备当下人们的审美标准与生活方式。在他看来,手艺复兴的不仅是一种传统技艺与记忆,更是一种有品质的生活美学。此外,还有专家指出,当代设计要与传统手艺擦出火花,简单地加入现代设计元素和现代工艺生产是不够的,从商业模式推广,到理念的综合创新,再到国际化行业交流平台的搭建及资源链的整合都需进行创新设计。

也可以说,《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在大工业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下,通过刻画工匠的锲而不舍与时代沧桑,呼唤传统技艺传承,向全社会弘扬工匠精神,唤起了读者对手艺人处境及其传统技艺的现实关注。

艺术家黑余长期关注手工造纸及纸艺术与设计,2010年于法国利摩日-奥比松国立高等艺术学院获法国国家高等实验造型艺术硕士文凭。此次“手艺新生”项目中,他跟随何敏文师傅了解传统竹编、竹制工艺,在此基础上结合造纸技艺进行了自己的创作。

南翔坦承,创作这本书就是希望通过观照手艺人的处境,打量手艺业别的传承,思考手艺文化的去留,做好手艺业的传承,并吁请人们在习以为常的快节奏的现代化、城市化与商业化中,将匆匆的步履放慢一些,再慢一些。

“万物只存在于生灭之间,借由一朵花开而又谢的过程,本着尊重竹子自身特性及竹工艺的基础编法,以及不过分加工与设计的原则来发展造型,以期传达一种自然而然、为而不作的态度,结合脆弱的纸品及恍惚的光影,我希望大家看到的不只是几盏吊灯。”

就像木匠文业成,这个生活在现代化大都市深圳的七旬老人,却不愿放下锯子、锤子、刨子和凿子。几十年来他用木器做犁耙、谷磨、秧盆、水车、风车、鸡公车等农具,还陆续收购了岭南的木器农具和家具,但是南方的湫隘(jiǎo ài,低湿狭小的意思)和白蚁,却让老木匠无论是寄藏在朋友工厂地下室的农具,还是堆放在屋后避雨篷中的木器,大都岌岌可危。南翔说,有生之年,文业成希望能在屋后的宅基地上建一个博物馆,他可以在里面修复制作教学与观摩用的木器农具,他希望能让一个个木器农具活过来,走进亮堂堂的博物馆或陈列室,让子孙后代们通过这些农具,了解祖国的农耕文化。

南翔告诉记者,他比较关注与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相关的工艺与工匠。因为正是这些门类与技艺几千年的存在,才使得我们的日常生活成为现在的模样。“尽管文叔是深圳木器农具列入非遗项目之后的第一个传人,却可能也是最后一个,因为深圳已无农田,即使深圳之外还有广袤的田野,却也不再使用秧盆、禾锄、水车之类的‘原始‘农具了,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哺育过无数代人的农具及器物,不能忘记正在消亡的村落和渐渐消失的传统,因为这是我们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所在。”

其实在结集出书前,南翔也记录过一些手艺人,希望能够发表出来让更多读者看到,但是“现在能发这样文章的刊物太少了,报纸又登不了那么大篇幅,甚至有时编辑搞不清文体会问,你这是报告文学还是散文?”“大家都喜欢关注重大主题,但历史是人民塑造的,这些有经历有故事有生活、有挫折有痛苦、有犹豫有梦想、有失败也有成功的小人物们,他们奋斗着挣扎着,却都是有血有味的有追求坚韧地活着创造着,他们的存在具有更广泛的现实意义,如果不去打捞,就会淹没了。”

钢构建造师陆建新就是这样一个小人物,他从中专毕业的测量工起步,一路奋斗做到总工、项目经理。在此过程中,他创造性地改进了很多工艺,提升了建筑效率。如今他已是钢构建筑的高工,荣膺“南粤工匠”殊荣,北上广深的不少地标性建筑都留有他的钢构手笔。中国被世界称作“基建狂魔”,就是因为有陆建新们这样一批有技术有担当有理想的工匠们在支撑。可陆建新却说,那些真正为社会做贡献的人,是拒绝被英雄化的。“我选陆建新作为全书压轴,就是想在传统手艺人与当代工匠之间,显示出承接和源流来。”南翔如是说。

经受时代淘洗留存民族记忆

中国民间手艺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曾经,手艺是中国乡村的特色,是人与自然合作对抗的产物。在自给自足的中式乡村,没有手艺就无法运转;但当工业文明进入乡村之后,中国就再也不是“捆绑在土地上的中国了”。

随着中国农村从传统手工业到现代工业的过渡与转型,尤其是传统农业秩序的改变、城镇化的开发,民间的文化生态、生活形态和手工业社会都被迅疾改变。飞速发展的中国,又将如何让传统手艺抵御得住批量化的工业生产,存在和传承下去呢?承载着我们乡愁的“慢”生活又将怎样“寂寞”地留存住呢?

南翔不无期待地说,希望《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能够帮我们拂去尘埃,让手艺人的跋涉史带给我们历史与当下、思想与审美、思辨与情感的熔铸,让重新诠释的工匠精神唤醒我们保护和传承中国技艺的初心。

今天,最为幸运的手艺可能就是那些已经列入国家各级非遗名单的项目了,这些手艺正走进中小学教室,走进职业技术学院和各种专业培训班,成为活生生的珍贵的教材。南翔说,“我们的孩子动手能力太差了,手工课和劳动课不能只在教室里上,还要走向田野走进手艺人的作坊中,这应该成为制造业大国的基础培训课。”据了解,教育部已经号召更多的传统手艺走进课堂,让手艺人有偿登上大雅之堂,实现“人能弘道”的传承目标。南翔还建议社会各行各业多提供一些空间,创办公益性的手艺学堂,让更多年轻人能够便捷地参与进来。

其实,市场才是手艺真正能够传承下去的源头活水,一些走市场之路的手艺,与市场结合得紧密的手艺,就在新时代进入了繁荣发展期。南翔说,蜀绣就与上海旗袍厂合作设计制作高档旗袍;竹编工艺的日用品也是风生水起远销日本市场,在成都的旗舰店打通了内外销市场;弓箭也可以做成艺术装饰品,木器农具可以做成玩具和展品,漆器也可以走平民路线,成为日用品和观赏品,进入寻常百姓家。进军高端收藏品市场也是手工技艺培育市场的道路之一,既可以阳春白雪上得展堂,也能下里巴人进入家庭。或许,一种技艺的凋敝和传承困难,也与技艺本身的开放与包容程度、能否与时俱进有关联,也只有这些能够适应时代发展与需求的手艺,才能够“活久见”。

锡伯族弓箭传人伊春光的故事就引人深思。锡伯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族源来自于大多数中国人在历史课本中熟悉的“鲜卑”。如今,这个曾经驰骋马背射猎的民族制作弓箭的传统技艺,已经成为国家级非遗项目;伊春光命运坎坷,但多年来他坚持为传播锡伯族弓箭文化和背后承载的民族精神而不断努力。作为传承人代表的他逐渐受到各界重视,还有了以他为主角的纪录片。

为了保护自己的品牌,伊春光和他的弟子们还注册了商标。跟许多手艺人更注重家族传承不一样,伊春光不守旧也不狭隘,他说只要有人愿意从事这个行业,他一概都欢迎。但即便如此,锡伯族弓箭技艺仍面临着传人年迈多病等难题,最重要的是,这个传统技艺如何在当代社会发挥价值,重新焕发生命力?对传统手艺的单纯保护是重要的,但在开发的基础上加以保护,或许更能够解决问题。文化保护需要源头活水,但这活水自何而来呢?文化保护的确是一个系统性问题,也几乎是整个文化生态和社会生态的问题。但以少数人留住文化的真醇,又谈何容易?

手艺人与他们的手艺,承载着几千年的中华文明。南翔呼吁,多关注多深入到乡野民间去采撷挖掘这些技艺,用文字与影像打造一个个手艺人的博物馆。南翔说:“各路手艺传人的艰辛与企盼、灼痛与欣慰、彷徨与坚定……都应留下不朽的辙痕,不能因其微小而湮灭。”其实,随着时代发展、技术进步和社会文明的转型,原有的民间文化逐渐瓦解、一些技艺慢慢被淘汰都是历史的必然,但与此同时,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文化财富,也理应得到抢救和保护。

木匠文叔的木器农具博物馆梦想,在现代化进程中,可以让我们的后代能够直观地看到这些农耕时代的实物,但如何保留一个活的木器农具博物馆却在当下成为难题。事实上像文叔这样的手艺人大多是孤独的焦虑的,读者既会同情、尊敬他们,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同时也为他们的处境所担忧,为那些即将散落和失传的手艺而难过。手艺也不再只是被留住的对象了,还有如何留住,能否留住,留住的可能性有多大等难题需要面对。也因此,在《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的阅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南翔流露出来的,关于文化传承、民族历史记忆的深深的忧患意识。

即将启程踏访日本的南翔,还藏着一个小小心愿,希望能够拜访日本作家盐野米松,“因为他的作品《留住手艺》深刻地影响了我。”这位已经72岁的日本作家是日本民间技艺的“采写第一人”,他既承认时代的发展必然淘汰某些技艺,同时又从留住生活方式的角度,关注所有跟生活有关的民间艺人。因为这些艺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靠着这个底色,他们在曾以“工业立国”的日本得以保全,也仿佛抵御了时代的变迁和岁月的流逝,获得了“幸福”。

“我还想去看看日本的手艺人和他们的手艺,文化同源,许多手艺的根在中国。不管在哪里,都希望这些传统手艺不要消失了,而是成为世界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当下最重要的就是让我们这些本土的原生态的手艺,能够被记录和传承下去,成为一个个鲜活的手艺人和手艺博物馆,让一切流淌起来,流淌下去。”

本文由澳门十三第网站发布于社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设计新潮流,手艺人要做到

关键词:

最火资讯